波兰名宿、多特蒙德传奇皮什切克在最近发行了与心理学家武德卡合著的传记《皮什切克:运动员的心态》。在接受波兰媒体SportoweFakty采访时,他讲述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艰难时刻,包括重伤、自我怀疑、丑闻和决赛失利。此外,他还谈到了与克洛普和图赫尔共事的经历、与莱万的关系、拒绝出任波兰助教的原因,以及对波兰在卡塔尔世界杯上表现的看法。

拉德万斯卡曾经说过,她的身体支离破碎,她的关节有永久性的炎症。你的身体情况也这么糟糕吗?

我的身体还算正常。我因为在波丙的足球场上脚踝受伤,接受了15个月的治疗。我们在弗罗茨瓦夫踢球,我摔得很厉害。这是一次很难治愈的伤病,最后要接受手术。当我失去节奏的时候,我的背部、右脚踝或左臀部都会发出声响。有几件事情是很烦人。和拉德万斯卡一样,我在职业生涯中习惯了这种痛苦,但我并没有时刻都在想它。我经历了糟糕的时刻,但也有很多美好的时光。

四次。我保住了我的膝盖,如果接受手术的话会无缘俄罗斯世界杯。在华沙与黑山队的资格赛中,我的膝盖遭受了重创。核磁共振显示需要手术,但医生却用手抓住了我的膝盖,说它很稳定,不需要手术也可以的。我的两个臀部都接受过手术,过重的负荷使它们发生了变化。2013年,我的腹股沟入了补片,现在那里是骨头。

那是在赫塔的第二个赛季。我在季前赛表现不错,我和奥塔奇在欧联预选赛中一起打进了三个进球,然后我们在爱尔兰踢了一场比赛。我摔倒在两个球员之间,扭伤了臀部。我马上就知道情况不妙,我没法在更衣室里穿袜子了。医生试图治愈我,但疼痛感没有消失。这个伤病持续了八个月。

是的,一个非常艰难的情况。你还年轻,脑子里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我不想接受当时正在发生的事情。在书中,我和武德卡一起写道,那是一段哀悼的时期。我踢得很好,突然间受到了打击,你不知道你怎么了。一次又一次的核磁共振,医生们摊开双手。事实证明,对臀部进行简单的X光检查就足够了。X光显示臀部出现盂唇撕裂。我们找到了韦勒博士,他让我意识到要接受手术。我很害怕,因为我以前从未做过手术。康复七个月后,我晚上翻身时仍然感到臀部刺痛。幸运的是,痛感最终消失了,我的想法也开始变得积极。

我在康复的时候增强肌肉力量。因为当我来到德国时,我是一个瘦子。在我的处子秀中,法兰克福的希腊人吉尔亚科斯在身体对抗上彻底压制了我。看看那场比赛的照片,还有我们的姿势就明白了。我必须成为一个不会轻易任人摆布的人。

我知道我的臀部有问题。当时我不认为我们会进入欧冠决赛。我吃了消炎药来止痛,我似乎没有遇到严重的问题,我在球场上很好。直到手术后,我才意识到我是在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医生说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他从未见过情况如此糟糕的臀部。而且我只有50%的机会继续踢球。我的软骨坏了,所以医生钻开骨头,放血,然后造出新的软骨之类的东西。我冒了很多风险,但我在欧冠经历了一次伟大的冒险。赢得欧冠将会是梦想成真。

距离拜仁和多特在温布利的决赛过去十年了,当一名球员上场参加这样的比赛,他会有什么感受?

直到大约第20分钟,我才把自己从各种不好的想法中解脱出来。这是我连续第三年感到这么紧张,我一直处于压力之下。我的精神开始疲劳,我怀疑自己能否做到。我们球队开局不错,但我觉得身上有压力。随着比赛的进行,它变得越来越好,不过在最后时刻,罗本打进了绝杀进球,我和其他后卫本来可以做得更好的。

我很少在球场上哭泣,这在终场哨响后发生了。我对结局感到遗憾,而且我之后就要做手术了。我牺牲了那么多,却没能赢。尽管如此,进入决赛是一个惊喜和成功。我们赛后举行了宴会,一些人玩得很开心,因为我们度过了成功的一年。但作为一名球员,我会认真对待失利,他们并没有打击我。我得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我的队友们开启了新的赛季,而我需要经历术后康复。这个过程持续了三个半月。医生们必须决定是一次性做完手术,还是让我上两次手术台。他们选择了第一个选项。当医生告诉我可能不会回到球场的时候,我感到很震惊。我开始说服自己,我可以做到。但在康复期间,我并不想念足球。

绝对是要出问题的迹象。我打电话给经理博莱克:“听着,这不太顺利,我需要帮助。”我不再喜欢这个足球了。当我从伤病中恢复过来时,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期望,那就是回到球场上,并且马上就会像以前一样。与此同时,我不得不从头开始构建自己。缺乏对球的感觉是显而易见的。我们的球队处境艰难,我们有一个平庸的赛季,我们有很多伤病。在对阵美因茨的比赛中,尽管我根本没有做好身体准备,克洛普还是让我上场,我踢满了90分钟。

当然。他试图说服我,说我可以应对它。对此我有很大的疑虑。我们以1-0取胜,克洛普在赛后采访中表示,他派上了两名刚伤愈,还没有做好身体准备的球员一起上场踢球。那场比赛展示了足球这项运动的运作方式。如果有人受伤,而你还有两条腿,比他们健康一点,那么他们就会把你扔上球场。你必须能应对这一点。

我不会把话题拉到那么远。我们是有意去做这件事的。我们在克洛普的带领下踢出了高强度的足球,它可能对我们的身体造成了伤害。但如果时光倒流,每个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做同样的事情,因为它成就了我们。我们失去了健康,但同时又跃上了一个台阶。我对我的俱乐部生涯感到满足,我有两个德甲冠军、三个德国杯、三个超级杯……我很幸运,但你必须能够利用好自己的运气。如果你在更衣室里遇到了一个有价值的人,那么倾听他们的意见,并为自己争取一些东西是值得的。这是达到了极高境界的球员的一种技能。

你还在书中写道,在更衣室与前辈打交道必须小心。你在2011年因为卷入假球丑闻被定罪。

我尽量小心行事,因为那件事给我的一生留下了污点。但这也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我不会否认。我必须直面它。当时我没有意识到我犯了多大的错误。今天,每个人都把我看作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人。但那时我还年轻,我信任一些人,我认为他们值得这种信任,因为他们已经在成年队的更衣室待了很多年。那件事我做得不对。

当然,我吸取了教训。从我这种非常极端的例子中,我明白了你不必总是跟着其他人做一样的事情,每个人都是自己命运的决定者。

如果因为发生过这种事情,有人认为我这个人不配,那么他们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我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因为我的所作所为受到了惩罚。我错了,我无法改变过去。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第二次机会。我收到了第二次机会,并自豪地代表波兰队。不过,我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我在我的书中讨论过它。每个人都可以在那里读到我走过的路,以及我在特定情况下的感受。

这本书着重于精神层面,即运动员的头脑。哪个教练是更好的“心理医生”,克洛普还是图赫尔?

克洛普奠定了我在国际赛场上的地位,他培养球员的能力是惊人的。他一直告诉我,我是他完成过最好的转会。问题是,他对其他十名球员有没有说过同样的话(笑)。而另一方面,即使我没有出场,图赫尔也看到了我对更衣室的影响。

我最近看到一篇2015年的文章,是一个喜欢严厉批判、有争议的体育网站发表的。这段文字是在我在图赫尔手下没有出场的时候写的,因为金特尔横空出世,他21岁,是德国国家队的未来。这篇文章预言我的德甲和多特生涯要结束了。今天我可以笑笑。我在多特蒙德踢了11年,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个重要人物。

让我们回到图赫尔的话题。当时我受了伤,这是其他球员上来的机会。我很失望没能参加比赛,但我没有和教练争吵。我的反应是什么?是认真的工作。图赫尔在所有人面前多次感谢了我和本德,他也没有经常出场,但在训练中尽力而为,他也没有感到生气。这名球员对球队来说非常有价值。我一直是个团队型球员,凭借着训练中展现的水平,我给那些首发球员施加了压力。心理学家经常说,训练中要100%投入,做好准备,所以我这样做了。冬季来了,图赫尔又把赌注押在了我身上。几场比赛后,他说他看到我很享受比赛。他很欣赏我所做的工作,也喜欢我这种职业的方式。这也是他塑造了我的地方。

我们正经历一段艰难时期。你问过我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时刻——其中之一就是在欧冠对阵摩纳哥的比赛前,我们的大巴出现了炸弹爆炸。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和图赫尔之间产生了误会。而在摩纳哥,我在球场上的反应是错误的,我的行为举止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图赫尔找我谈话,他说他对我的反应感到惊讶,因为他了解我这个人,而且他知道这样的事情以前从未发生在我身上,他问我那是什么原因。我说:“教练,过去几周并不轻松,情绪冲昏了头。”我就自己的行为向他道歉,我们很快就把事情弄清楚了,我们之间也没有发生冲突。

你提到对阵摩纳哥的比赛前炸弹爆炸,我无法想象,你会在这种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跑上球场。

足球是一门生意,机器需要运转,但我们只是人。我们被当作游乐园或马戏团里的景点对待,那句话叫“演出必须继续进行”。如果当时我们没有去参加比赛,我相信很多人也会理解我们。但是比赛开踢了,我不太记得了。最近,网上出现了我传球给姆巴佩的那一幕,足球场上的每个人都会犯错。有人会问:你怎么能这么踢球?!但我再说一遍:足球运动员也是人。重要的是能够纠正错误,而不是重复错误。

我记得你父亲告诉我,当他在爆炸事件后立即过来找你的时候,第一晚你保持沉默,因为这个话题太难开口了。

我们之间不是特别热情,我们喜欢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我是一个顾家的人,亲人的存在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爸爸才会这么说。

这是有关野心的问题。当我还是一个小男孩时,在一次失误之后,我马上认为自己并没有那么弱,我想证明这一点。后来我开始了职业生涯。我已经和一位心理学家一起共事过,我知道一个错误不会影响我的职业道路。当你势头正劲的时候,就会出现不要跌倒的念头。就像比赛中,一些球队1-0领先,他们太想赢球了,不自觉地就开始踢得保守起来。他们不会冒险,他们不勇敢,他们缺乏自由,因为当你满脑子想着比分的时候,很难拥有这种自由。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你的反应会完全不同。你不要想着可能会失去什么,而是要想着自己可能会得到什么。

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我希望我们不要将体育心理学家的工作与问题本身联系起来。是的,有时候他们会这样做。过去,心理咨询是以“你要坚强”这句话来结束的。今天,球员们都知道心理学家有助于他们摆脱困境,无论是在波兰第四级别联赛还是欧冠半决赛。

我在职业足球界工作了17年。你已经在俱乐部待了很多年,你赢得了很多东西,所以你认为你理应得到一些东西?并不是那样的。俱乐部正在关注此时此刻,关注来年你能给团队带来什么?但不要生气,这就是足球世界的运作方式。如果一个球员足够快地理解这一点,他就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作用。

你可能指的是在多特的倒数第二年,当时你正在等待一份新合同,而俱乐部并不急于这样做。

是的,我掉进了我为自己设下的陷阱。我和一位心理学家一起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朝着一个非常好的方向前进。我知道如果我考虑合同,我就不会发挥我的全部潜力,很多球员都有这个问题。队友们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多特还不跟你续约,他们怎么搞的?”岁月流逝,总有人给你贴上“老、慢、跟不上节奏”的标签。一时间,你觉得自己有点没用。但我很快意识到,很多事情其实都取决于我。我必须在这里展示自己的水平。与其去分析自己踢得好不好,不如去想下一场比赛。

在最近的许多采访中,你都被问到是否认为自己未来会成为教练,而你没有作出明确的回应。

我已经有教练执照了。他们让我在波丙执教戈恰乌科维采,或者在更高级别的联赛工作。我没有接受任何的方案。最近,什帕科夫斯基问我是否要去波兰国家队,我怀有很大的敬意看待它。我知道你要牺牲多少,取得多少成就,才能开始去考虑国家队。不过,我迟早会亲自执教一支球队的。

在桑托斯被任命为波兰主帅后,你收到了加入他的教练组的邀请。你为什么拒绝?

我努力做一个负责任的人。你可能会欣喜若狂,说能在国家队当助理教练真是太好了。但是,我正处于无法100%专注于国家队工作的时期。有这样的想法出现,对我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成就。我与桑托斯会面,一切都发生得很快。正如我所说,我努力做一个负责的人,我不能在一夜之间离开手上已有的项目。人生就是要做出选择,这就是为什么我通知库莱沙,说我不能加入桑托斯的教练组。但我大力支持国家队晋级欧洲杯。

莱万的前经纪人库哈尔斯基最近表示,你和库巴与莱万发生了冲突。莱万说,在德国一开始没有人帮助他,这让他很难过,所以皮什切克和库巴就被冒犯到了,这是真是假?

当时我们还很年轻,把事情看得太个人化了。我现在和罗伯特有正常的关系。如果我们见面,我们可以冷静地谈论各种话题。

这就像在任何团队中都会发生的事情一样。比赛过程中,我们从来没有过任何误解。我们总是为同一个目标而战。在场外我们有多少接触?一开始,我们在多特蒙德当邻居,我们经常互相串门。后来,我们在某些层面上并没有接触。不过,“合不来”这个词汇可能太简单粗暴了。我们对待事物有不同的看法。我们缺乏经验,也许我们都太受自我驱动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发现有人在采访中说了些事情,但也许他们指的是别的意思呢?一些事情会让你成长,对我来说,它已经成为过去式了。但请注意,我的话只能代表我自己,我不知道库巴和罗伯特有什么样的关系。我已经很久没有对他产生过任何不好的想法了。三年前,在拜仁赢得欧冠决赛后,我给他发短信说我很高兴至少他能得到我们在多特蒙德得不到的东西。我将永远尊重他所取得的成就。

不。我们在国家队一起踢球,我们以职业的方式对待它。如果我们需要谈论某事,我们也从来没有遇到过问题。有美好的时刻,也有过一些误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已经消失了。如果我当时有现在的阅历,我可能会尝试开诚布公地交谈,并迅速消除所有的误解,但那时我可能还不够成熟。然而,更衣室里的小伙子之间有时会有误会,这是很正常的。我从没想过讨厌这个人或那个人。我尽量不去纠缠负面情绪。如果我与某人合不来,我就不会和他们联系。

队长必须在球场上表现出他是领军人物。在多特提议让我担任副队长之前,在与俱乐部当局的谈话中,我说:“听着,我不会时不时地在媒体上发言,我不是这种性格,但我可以在球场上履行我的角色。”我就是这样对待它的,但也会有不同类型的队长。

我们有不同的性格。这真的不是一个绝对的问题。罗伯特非常有经验,他已经在最高水平赛场征战了十几年。如果他认为某些事情应该以某种方式进行,他就会去做。

不,我就是这样评价的。有人戴着袖标,但每个更衣室里都有一群骨干球员。我心里真的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因为我对什么是好队长没有定义。

如果我在那支球队,我会说:“该死,我们踢得并不好,但我们得到了我们想要的结果。”作为一名曾经的球员,我知道结果高于一切。我那个年代的比赛也处于不同的水平。像踢阿根廷那种比赛,你就是开心不起来。但在你的脑海深处,你知道自己已经实现了目标。我们很幸运,阿根廷人没有再进一球。什琴斯尼在卡塔尔的状态非常好。我记得在与法国比赛后出现的观点,说我们这才踢得像一支优秀的欧洲球队。但是我们输了。问题是,如果我们不专注反击的话,我们对法国再踢十场比赛,也赢不下来其中一场。

世界杯结束后,教练和队长都说他们没有因为分奖金出现大的争论,而几个月后,斯科鲁普斯基说了完全不同的话,队长在发布会上为奖金丑闻道歉,那么作为一名球迷,你不觉得自己被骗了吗?

谈论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很尴尬的。生活教会了我,不要评判自己没有参与过的事情,你很容易做出可能不正确的判断。这就是为什么我尽量小心行事。在我看来,整个团队在沟通上并没有很好地处理这种情况。如果从一开始就有一个诚实的信息:“是的,我们知道这个奖金就不该拿。”那么看起来可能会不太一样。我理解,当你在国家队里的时候,有时候你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我们没有取得惊天动地的成功,但我们给了球迷欢乐。当我看到1/4决赛中葡萄牙的进球时,我对自己说“该死的,我们怎么能丢那样的球?!”然而,如今球迷们怀念那些情绪。现任国脚也会为了体验这样的事情而付出很多努力。在世界杯上,他们取得了成功,但在与阿根廷比赛中的表现,以及奖金事件给竞技成绩蒙上了一层阴影。

说到接班人,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家里有没有被踢坏的家具?你父亲曾告诉我,当他教儿子们踢足球时,壁灯都被球给打碎了。他补充说,他很快就会教孙子们踢球。

我儿子帕特雷克今年5岁,有时候我会问他是否想踢足球。有时候他呆家里摆弄兵人和恐龙,有时候他也会接受邀请去踢球。他喜欢用力把球踢得高高的。幸运的是,我们家里的灯比戈恰乌科维采的灯更耐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