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实际控制人被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信托”)申请执行,后是发布年度

贝因美这次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开年不顺。但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这一切实际有迹可循。2022年的预亏,或才是他们最近几年的真实体现。

1月30日,贝因美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涉诉的公告》。公告显示,2018年,贝因美与中航信托签订了协议,约定贝因美向中航信托融资2.33亿元,融资条件为贝因美向中航信托质押其所持有的4800万股本公司股份。

因贝因美集团未按约定支付相关本息构成违约,债权人就原协议项下权益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2018年12月贝因美集团向中航信托质押了13.72%的股份,质押到期日为2022年1月10日。若按中航信托的申诉口径,贝因美集团逾期一年了也没把这笔钱还回去。

据天眼查,贝因美集团2023年1月16日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3.16亿元。

贝因美表示,公司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实际控制人谢宏等均未收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送的法律文书,详细信息未能了解。 控股股东表示正在积极就一揽子债权债务积极依法合规推进处理,力争早日解决。

公告中,虽然贝因美称该案件的执行对公司生产经营不产生重大影响,不会影响公司控制权的稳定,但其也表示,贝因美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质押比例较高,贝因美集团也正在推进相关资产盘活变现工作,努力回笼资金,以期妥善解决债务问题,确保其控股股东地位不受影响。

而就在这则公告发布后,贝因美又发布了一则业绩预告。预告显示,2022年贝因美预计归母净亏损1.2亿元至1.8亿元,扣非净亏损1.6亿元至2.2亿元。

对于业绩的下降,贝因美称,第一是受整体经营环境不利等因素影响;第二是应收账款回款风险加大,公司进一步增加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第三则是,公司预计了因联营企业经营不善造成的投资损失以及根据相关协议约定应支付的采购违约损失,最终导致公司业绩出现较大幅度亏损。

对于应收账款和投资损失的具体信息,红星资本局2月2日咨询贝因美方面,对方表示相关信息均将按规披露,请期待公司年报。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贝因美似乎也与贝因美集团一样面临着资金问题,并同样在2018年、2019年多次为融资做出相应动作。

2018年1月,贝因美便拟向银行申请新增综合授信2亿元额度。2019年3月,贝因美便以自有资产向银行为自身融资申请抵押贷款。

2013年至2017年的营收和净利润逐年下降。自2016年起,贝因美便陷入了亏损困境。2016年、2017年贝因美营收分别下降39.02%、3.76%;净亏损7.81亿元、10.57亿元。

2016年下半年贝因美质押及信用借款等合计高达7.57亿元,2017年贝因美还有5.20亿元的信用借款尚未偿还,只能靠出售子公司和房产回笼资金。

在资金本就短缺的情况下,回归贝因美的谢宏于2018年9月实施了股权回购,用于管理团队的员工持股计划。

据贝因美公告,股权回购完成累计支付总金额为9196.79万元(不含交易费用),这笔钱对贝因美来说并不少,毕竟自2014年至今,贝因美每年的净利润均低于它。

2019年至2021年,贝因美的资金负债率居高不下,处于54%-63%之间。

对于公司目前是否存在资金不足问题,贝因美2月2日向红星资本局表示,股份公司一直都在回购股票,公司生产经营也正常进行,不存在资金不够的问题。

2018年谢宏回归后,贝因美当年业绩暂时摆脱低迷状态,由亏转盈。但好景不长,2019年、2020年贝因美再次亏损。

同时,红星资本局注意到,2018年、2021年贝因美虽然实现了盈利,但原因却主要是非主营收入和缩减开支。以2018年为例,贝因美归母净利润为0.41亿元,那年,贝因美通过卖房获得收入,确认收益为2629.46万元。

而从企业真正获取收益的核心数据——销售毛利率来看,贝因美的盈利能力并未得到改善。

2017年至2021年,贝因美的销售毛利率总体趋于下滑。2017年,贝因美的销售毛利率为60.12%,2021年则为46.92%。

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盈利能力未起导致长期偿债能力越来越弱,贝因美未来能否东山再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