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作为细小血管的县域经济也不断壮大。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县域的文体旅游等消费活动也逐渐增加。其中,在足球赛事领域,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超、中甲球队主要分布在一二线中心城市和部分地级市,但近年来,多个县城先后拥有中超、中甲队。

不仅比赛水平吸引眼球,不少“村超”还以最炫民族风出圈,火遍了全网、火出了国门。

在中甲球队广西平果哈嘹队的比赛间隙,主场球迷唱响壮族山歌作为助攻,特殊的啦啦队设置,令现场氛围燃爆。“哈嘹”是“赶歌圩”的壮语译音转写,也是平果嘹歌的一个重要曲调,这个名字非常具有广西当地民族特色。自4月22日新赛季首秀以来,平果市体育场几乎每场比赛都会迎来超过1.5万名球迷,上座率在中甲稳居第一。

中小城市研究院院长牛凤瑞对第一财经分析,这些足球队落户县城,说明了随着县域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业余生活的需求越来越多样化,包括了各种文艺、体育、娱乐等各方面的需求都在增长。同时体育赛事落户县城,效益会进一步外溢,带动旅游、餐饮等产业发展,对区域经济发展起到了很大的带动作用。

7月1日,广西平果哈嘹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经与相关俱乐部及球员本人协商一致,即日起李学鹏、胡人天、高嘉润、晋鹏翔、宋志伟5名球员加盟广西平果哈嘹足球俱乐部,将代表球队征战2023赛季各项赛事。其中,李学鹏和胡人天均为前国脚,此前球队已经拥有前国脚赵旭日、邹正等多位实力派球员。

目前中甲联赛12轮战罢,广西平果哈嘹队以27分位居榜首。该队的主场位于广西百色下辖的县级市平果。

平果此前最有名的莫过于“平果铝”,2019年底撤县设市。该市距自治区首府南宁市86公里,西距百色市113公里。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该市常住人口为45.56万人,其中城区人口为24.45万人,属于I型小城市。

与广西平果哈嘹队相似,位于县城(县级市市区)的中超、中甲球队还有梅州客家、江西庐山、南通支云三家俱乐部。其中,梅州客家队是第一支主场在县城的中超球队,主场位于五华惠堂体育场“惠堂”,指的是有“球王”称号的李惠堂,他的祖籍就在梅州五华县。五华县县城距离地级市梅州市区70公里左右。

同处中超的南通支云队,主场设在如皋奥体中心体育场。如皋是距离地级市南通市区60多公里的一个县级市。如皋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县域,2022年GDP达1479.31亿元,位居全国县域GDP第20位,2022年常住人口达123.8万,城区人口为36.16万人。

中甲的江西庐山队主场在九江下辖的瑞昌市。瑞昌位于江西北部,2020年常住人口为40.37万,城区人口为15.28万人,为Ⅱ型小城市。

此间的一大背景是,数年前,中超、中甲球队主要位于一二线大城市和部分地级市。以2015年中超联赛为例,当时的16个中超球队中全部位于直辖市、省会城市,当年的中甲联赛球队也大多位于直辖市、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只有少部分球队来自普通地级市。

其中延边队虽然主场位于县级市延吉,不过,延吉市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首府,是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等中心,相当于其他地级市的市辖区,其城区人口达到了61.1万人,处于中等行列。

一方面,从客观来说,在数年前“金元足球”时代,随着中超球队动辄数亿、超十亿元的投入,中甲球队的开销也水涨船高,这种情况下只有大的企业巨头才能支撑起这些球队的发展,而这些大的企业巨头也主要集中在大城市。投入大,需要的市场基础支撑也更大,球队对中心城市的依赖度更高。

但随着近年来“金元足球”的退潮,球员薪水大幅缩水,中超、中甲球队的投入大幅缩减,球队对中心城市的依赖度也在降低。同时,大城市文体精英荟萃,本身就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但小城市知名度较低,拥有一个中超、中甲队,对城市的知名度提升等方面发挥的作用往往更大。因此,一些小城市给予足球队的支持力度也比较大,这对球队的发展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另一方面,近年来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县域城镇化水平和收入水平的提升、县域基础设施的完善也使得不少县域具备了承接职业足球赛事的条件。比如在体育场馆方面,足球是世界第一大运动,需要的体育场馆规模大、投资大,中超、中甲联赛对体育场的座位、灯光等各个方面均有严格的要求。近年来,有不少县城修建了符合比赛标准的体育场。

比如平果体育场,又名平果体育中心,于2012年动工建设至2016年1月交付使用,可容纳2万名观众。梅州客家队主场五华县惠堂体育场,能容纳2.7万人。

同时,近年来,交通基础设施的日益完善也为球队落户县城创造了便利的客观条件。比如目前已经有相当多的省份实现了县县通高速,部分县城甚至通了高铁。便利的交通基础设施有利于球队征战主客场比赛。

广西平果哈嘹足球俱乐部商务主管张翼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球队去外地打客场比赛或者接送客队来平果比赛,坐俱乐部大巴去南宁机场很方便。同时,平果有高铁站,球队也可以乘坐高铁到珠三角比赛。

另一方面,足球比赛场馆面积大、观众席多,地处县城的球队,入场观众不仅来自所在县城,也来自下辖的乡镇及周边县市。牛凤瑞说,交通基础设施的完善也有利于带动球迷去现场看球,看球的人可能就会顺便去旅游、探亲访友等,这些活动与消费都是融为一体的,既愉悦身心,又促进了物流和商业活动,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体现。

随着县域经济的发展、县域城镇化率的提升和人均收入的增长,县域消费者对包括足球赛事在内的体育、旅游等方面的消费需求也在增长。

自今年5月贵州“村超”足球赛开赛以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吸引了全国各地大量游客前往观赛游玩,带动了当地旅游、餐饮、住宿、文创、农特产品等行业的经济发展。

牛凤瑞说,随着县域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业余生活的需求越来越多样化,包括了各种文艺、体育、娱乐等各方面的需求都在增长。

中超、中甲球队的落户也带动了当地旅游、体育、餐饮等方面的消费,拉动当地经济增长。以南通支云为例,根据《南通日报》报道,5月6日第二场主场赛开赛前,单场网络售票全部销售一空,赛场周边的几家酒店全被订满。一家经营餐饮店的老板表示:“生意比平时好了好几倍。” 如皋借中超赛事的契机,向广大球迷游客展示了世界长寿养生福地、中国花木盆景之都、江苏历史文化名城等多张名片。当地官媒还在赛前贴心地公布了一份吃喝玩乐观球全攻略。

张翼告诉第一财经,广西整体的足球氛围非常好,以前本地没有中甲球队,现在有了中甲球队,看的人很多。今年,广西平果哈嘹队主场场场爆满,很多球迷都是从周边城市过来。由于比赛是在晚上,又是周末,很多球迷都是当天下午过来,在这边住宿吃饭,球场周围的酒店和夜市在比赛当天都是“人挤人”,这对平果当地的经济拉动作用很大。

高水平赛事走进县城,在氛围热烈的同时也注重性价比。今年广西平果哈嘹队主场票价共有15、20、30、50元四个价位,这个价位即使在中甲也是比较低的。张翼表示,该队的票价定价比较亲民,重在让球迷参与,营造更好的足球氛围。当前群众对于足球赛事的消费需求越来越多。比如该队主场的有些观众,就是呼朋引伴,一起参与、热闹一下,一次出来消费一两千元也很正常。

根据《南通日报》报道,如皋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日前表示,如皋看中的是一场场赛事全面“开花”后,优质体育资源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效益。“我们将以赛事搭台,深度做好体育与文旅融合文章,让这座城市更加健康、灵动、充满活力。”

牛凤瑞分析,从体育本身来说,体育是需要广大人民群众参与的,因此足球赛事在县城落户,也进一步扩大了参与度。足球赛事在一些县域火爆后,效益会进一步外溢,不仅局限于体育范畴,而且跟旅游等产业结合,在更大程度上拉动了地方经济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